Арабеск.

魏宿岚。十八线文手,短篇专业户。文野太芥/织太/旧双黑相关。凹凸雷卡。没有文风,人物ooc都是我的。欢迎在评论里给文章提出建议。

1、、关于茶布的小感想

我想想怎么形容茶布。

又雄又魅的怂汉(?)在遇见布加拉提以后各种方式努力吹布追布,以为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心意。脑内上演小剧场结果自己的脸烧起来。过段时间布姐也是憋不住了所以亲上去,两个人一起露馅儿。
双向暗恋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。

这种时候我好喜欢雄魅怂汉(?)啊,他也太可爱了8?????布姐急匆匆的样子也是无敌可爱和宝贝了fhsrkaoajdwx我在说什么啊^qqqqq^

再者,个人认为布加拉提性转以后一定是一个绝世好身材的美丽女人……就那种标准的欧洲油画里的女性身材。

整体曲线柔和,匀称白皙。男性身材也是肌肉曲线优美,肤色健康。

我脑子当机了,可能现在我要和阿帕基抢男人。

茶布女孩爆哭。

《Forever Young》

因为有敏——感——词——被屏了。

走外链,评论区有!!!🌟🌟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人群和震耳欲聋的音乐。

他们接吻。

中原中也叼着没点燃的烟盯着太宰治脸侧。趴在吧台上的男人手握酒杯,鸢色眸子朝他斜斜一瞥,继而微笑起来。

还记得十七岁那年的自己吗。

我真是瞎了眼,认为你是个乖小孩。

不是这个。中也,十七岁接吻的时候你耳朵很红。我们夜晚去郊区的山丘上,你给我一根烟和一个吻。

胡讲,你再多点话我还能给你一巴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是Lan,感谢能读到这里的您。

是由 @순간이 영원할 수 있게 劳斯提供的脑洞。觉得青春非常非常美好的事物……所以写了。无奈写作速度太慢,也一直不满意整体的饱满度和走向,所以拖了几个月才发出来(你这个鸽子)

总之非常感谢提供题材的美丽扶裆(bushi)劳斯和阅读到这里的你们!!!!!♡♡♡♡

R18
少年双黑taxi👀
铺垫taxi各一半,除标点共计2790字。
我爱死他们了。

链接见评论

太宰是距離這個世界最遙遠的男人。他需要一份獨立堅決的愛情,是哪怕赴死也在所不辭的執念。而芥川剛好有這樣的執念與對太宰病態的愛戀。

“「如煙火般絢麗多彩的您」是我所憧憬的。”
“我們在時間縫隙中出生,抱著轉瞬般的希望,在瞬息中存活於世。”

《Breathing》

他再次梦见太宰治。黑色风衣和白色绷带,是初次见面的样子。

他的身体随着春季到来愈发孱弱,咳嗽时掩着嘴的手掌会沾上小块小块的血迹。他不再接受繁重的任务,只是吩咐属下处理一些零星的纠纷事件。黑色外套被叠好放进衣柜里。

即便如此,黑兽仍潜伏于他的体内蚕食着他的生命,蠢蠢欲动。但他不向外声张。

十六岁他被给予希望与疼痛,以及自由呼吸的理由。两年后他清楚的明白,他并不只是要太宰治的一句肯定,而是潜意识里病态地渴望着那位男人的一切。

拳头砸上他柔软的腹部,他呼吸。
打出的子弹掉在他面前,他呼吸。
不断呼吸,不断奔跑,不断战斗。

男人笑着说出的一句话,却让看似不知疲倦的他有了累意。

你变强了,芥川。

这世上一切都似烟雾,虚幻渺茫,不知所终。

但至少疼痛与呼吸是真的,芥川君。疼痛会让你有活着的质感,呼吸是生命体存在于世的微小痕迹。男人对他说。

从记事的那一刻起,人便习惯用疼痛感知世界。

做噩梦时醒来。他只穿一件宽松的白色长衬衫,光着腿在没有开灯的卧室里走动。脚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像是黑暗地穴里窸窣爬行的昆虫一般。

墓园,他看到太宰治蹲在故友的碑前点燃一支Blackstone叼在唇间,很用力地吸了一口,然后缓缓吐出。他思索,太宰治对于情感是否与吸烟时的态度一样。无比注重过程,却在该放手时轻描淡写。

芥川,过来。

他走上前去,俯下身。太宰治掐灭烟,抬手用指腹触碰他的鼻尖。他嗅到湿润海风中逐渐弥漫开的烈性烟草的气味,温和优雅。

晚上工作时开始剧烈地咳嗽,脖颈上的经络微微抽颤着。他感到肺部灼烧般的疼痛,令人无比清醒。他扯掉肩上的毛毯,站起身,跌跌撞撞地走到床边倒进棉被。

半梦半醒中,他纠缠于疼痛和寒冷之间。这么多年,他总会习惯性的在自身处于脆弱的状态的某一刻渴望太宰治的安抚,所以无意识地用细若蚊蚋的声音呼喊着太宰治。

太宰先生。

他再一次梦见他,幻境太过真实。有温热的手掌覆于他的胸口轻轻拍打,有潮气扑向他的耳廓,有隔着布料贴上他光裸双腿的肉体,有冰凉的水从唇瓣间渡入口中。他的身体逐渐舒展,呼吸趋向平稳。

日光穿过被风扬起的白色帘布坠在卧室地板上,窗外松月樱的花的裙摆纷纷扬扬飘落,白色衬衫笼罩着隐约可见的美好的躯体。
他醒来。

早安,醒了吗。

温和的声音逐渐贴近他。腰肢被环住,男人柔软的深棕色短发蹭上他的脖颈,有些痒。

太宰先生。
啊,我在。前几天还想着,我再不来,芥川就会难过到死掉吧。所以昨晚我用发卡开门进来了。

他感到压抑已久的委屈与崩溃从眼眶中以不争气的方式溢出,肩膀不受控制地抽动着。

他的下唇被咬出一小串血珠。

太宰治跨过来躺到他面前,松松地握住他的手腕。从他朦胧的黑灰色亲吻至带些苍白的淡红,停留。是一个缱绻的吻。

芥川,看着我。
您的眼里会是谁呢。
是你啊。

他的呼吸凌乱不堪,颊上飞起两抹好看的霞色,红肿的唇瓣微微张开。有风曳过樱树,裹挟着淡红色花瓣闯进窗棂。

他们不说话,只是看着对方。两人之间是呼吸与春舞蹈的声音。

魏宿岚 于二〇一八年三月十六日午